首頁
新聞資訊
要聞 維權
時評 專題
在線訪談
預告 直播
話題 瞬間
職工講堂
聲音 視點
預告 回顧
輿情播報
熱點 觀察
回音 研究
視頻精選
訪談 活動
展播 微視
南方工報
客戶端
數字報
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佛山 韶關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東莞 中山 江門 陽江 湛江 茂名 肇慶 清遠 潮州 揭陽 云浮順德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

農民工熱衷馬路“趴活兒” 非法勞務市場隱患暗藏

2019-07-18 13:31 | 作者:安彥璟 趙琛 | 來源:
不繳納社會保險、不簽訂勞動合同,一輛車直接“拉”走,務工人員合法權益實難保證。在城市里,很多外來務工人員熱衷聚集在街邊“趴活兒”,非法勞務市場也由此形成。

  (原標題:農民工依舊熱衷馬路“趴活兒”——工資日結,不面試不體檢,不繳納社會保險,也不簽訂勞動合同 非法勞務市場隱患暗藏 整治行動亟待深入)

  保安、包裝工、建筑小工……不需要太高技術含量,也不用接受培訓就能直接上崗。不繳納社會保險、不簽訂勞動合同,一輛車直接“拉”走,務工人員合法權益實難保證。在城市里,很多外來務工人員熱衷聚集在街邊“趴活兒”,非法勞務市場也由此形成。

  近日,北京市通州區馬駒橋鎮整治非法勞務市場的“大馬行動”再次引發關注。外來務工人員為何熱衷“趴活兒”,非法勞務市場暗藏哪些隱患,記者進行了采訪調查。

  等待一份只屬于今天的工作

  7月13日清晨5時,記者來到位于北京市通州區馬駒橋商業街附近的一處馬路市場,現場人頭攢動,數百名外來務工人員聚集在這里,期盼、等待著只屬于今天的工作。

  馬駒橋商業街位于北京市南五環外,被電子廠、汽修廠、服裝廠等工廠環繞,周邊用工需求較大,同時遠離市中心,生活成本相對較低。因此,馬駒橋吸引了眾多外來務工人員,并漸漸發展為自發的“日結工”聚集地之一。

  在北京市,類似的“馬路市場”還有不少。記者梳理發現,豐臺區六里橋、昌平區小北哨村、順義區高麗營鎮等地,都曾有眾多外來務工人員為找工作而聚集。

  記者了解到,在這種自發形成的勞務市場上,所謂“日結工”實為非法招工。很多招工單位不面試、不體檢,不為務工人員繳納社會保險,也不簽訂勞動合同,只開輛“金杯車”就把人直接“拉”走干活。此外,大量勞務人員的聚集也滋生了勞務“黑中介”,侵害務工人員的合法權益。

  在馬駒橋商業街,非法勞務市場的存在也引發了治安秩序混亂、違法建設突出、刑事案件高發等問題。對此,從4月底開始,北京市通州區政法委牽頭、屬地政府配合開展為期6個月的專項清理整治。此外,馬駒橋鎮還計劃成立正規的勞務市場,滿足區域招工所需。

  據悉,隨著近幾年的產業遷移和相關部門對非法勞務市場的整治,北京外來務工人員聚集“趴活兒”的現象已有所減少,但并未杜絕。

  當天,記者在現場看到,一輛試圖招工的面包車剛停在十字路口旁,務工人員就一擁而上,趴在車窗上打聽。附近的執法人員隨即到達現場維持秩序,經過疏散后,面包車駛離,覓活的人也四處走開。但記者發現,現場很多務工人員的手機里,五花八門的微信群還在發布著各種招工的信息。

  “先干臨時工,再慢慢找長期工干”

  “以前做長期工得白班夜班倒著干,身體實在吃不消。聽說這里挺多活兒的,就先來看看。”27歲的張偉來自山西,他剛到馬駒橋沒幾天,已經在附近租下房子了。“想先干臨時工,再慢慢找長期工干。”

  在這里,和張偉一樣“趴活兒”的年輕人并不少——沒讀過太多書就來北京,印刷廠、電子零件廠等工廠都干過。對于流水線作業和晝夜顛倒的工作,他們盡管有些厭倦,但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好多年沒讀過書了,現在學東西就有點困難了,找來找去還是廠子里的那些活。我有同學以前也不好好學習,后來學了編程,還掙得挺多的。”張偉的話語間透露著迷茫和羨慕。

  “活兒在哪兒?”夏天的清晨,不到6點天早已全亮,在馬駒橋商業街,大家因為共同的目的熟絡起來。來得久的務工人員手里甚至還有很多資源,不合適自己的就介紹給周圍的人。

  “保底3000元、管吃……綜合5000~6000元。”記者走訪發現,和別的商業街琳瑯滿目的銷售門店不同,寫滿招工大字的招工牌在馬駒橋商業街處處都是。其中,保安、包裝工、建筑小工、快遞分揀員等技術含量較低、不需要過多培訓就能直接上崗的工作是“日結工”的主要工種。

  記者采訪發現,與張偉這樣的年輕人不同,一些年齡偏大的務工人員更在意是否能在當天就找到工作。對他們來說,“日結”的工作就是明天的生計。

  “年紀大了,長期的工作就不好找了。廠里招工一般都會限制在40歲以下,以后我只能去飯店打工或者去做清潔工。”7月13日,40多歲的葛大姐接到了一份制卡的工作,一天110元,管一頓午飯。葛大姐的丈夫同樣在馬駒橋“趴活兒”,夫妻倆在附近租房居住,每月房租700元。

  “工作不好找,年齡越大越不好找。”一位在路邊“趴活兒”的務工者對記者說。當天早上,他未找到工作,準備回家休息。“有保安的活兒記得叫我啊。”在回家的路上,這名務工者仍在朝認識的工友喊著。

  沒有保障是最擔憂的事

  “我們這些人就是工廠的‘候補隊員’,他們有急活或正式員工不想干的活都會找我們來干。”已在馬駒橋“穩定”下來了的徐峰對記者說,沒有保障是他最擔憂的事。“說的是150元,但最后拿到多少錢還不一定;說是干到5點半,但活沒干完就不能走,干完才能拿到錢啊!”

  “現在工資越來越低,中介‘扒’完后剩不了多少。”在徐峰看來,臨時的工作雖然收入不高也沒有保障,但勝在求職靈活、時間自由,“找不到活兒的時候就當休息了。”

  8時30分,很多人的一天才剛剛開始,但馬駒橋商業街“趴活兒”的務工人群已經慢慢散去。對于“馬路市場”來說,一天中的招工“高峰期”已經結束了,沒有找到工作的人只能明天再來。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很多“趴活兒”的外來務工人員文化層次較低,只通過口口相傳的方式聚集在非法勞務市場找工作,對正規招工渠道和法定勞動權益不甚了解。此外,正規招工渠道或中介需要務工人員提供或辦理健康證、居住證等證件,還有面試、體檢等環節,很多務工人員“嫌麻煩”,覺得求職流程復雜、時間長而不愿意去。

  “嚴厲打擊黑中介 規范人力資源市場”“堅決取締非法勞務市場”……街上紅底白字的宣傳標語非常醒目。據悉,近幾年來,馬駒橋商業街常常聚集成百上千的勞務人員,非法招工引發了不少糾紛和社會矛盾。

  相關人士表示,對非法勞務市場和黑中介的打擊管理涉及公安、工商等多個部門,單一的行政部門無法完成整治行動,這也導致以往的整治行動容易“按下葫蘆浮起瓢”。

  專家表示,非法勞務市場的存在證明城市有勞動力的需求,相關部門應建立并加大宣傳正規且運轉高效的勞務市場,讓外來務工人員通過便捷、合法的渠道也能夠找到工作。外來務工人員也應重視自身權益,通過正規渠道找工作,同時要簽訂勞動合同,以免上當受騙。(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安彥璟 趙琛)

  南方工報-“工人在線”責編:蔡潔玲

要聞
更多>>
時評
更多>>
今日有話問
更多>>

同單位在編員工按身份購買社保問題

同一單位在編的員工以干部和職工身份劃分購買一類事業單位機關險和企業保險,是什么明文規定?

職工大講堂
更多>>

黃瓊支招如何保護好個人信息

廣東職工大講堂第39場,華農教授黃瓊結合信息安全事件案例,從信息安全現狀、信息泄露的四大渠道、國際國內關于信息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規三方面,給聽眾帶來了一堂深入淺出的“攻略課”。

羅兵:“寫心”是山水畫最高境界

3月30日上午,南方傳媒大廈四樓報告廳內,著名山水畫家、廣東省博物館藏品管理與研究部研究員羅兵做客職工大講堂,“以文化視野的介入,談中國山水畫”。

重庆时时彩开奖